顾生

叶王/叶all/邦良/all良/吴邪/一美

槽现象

仿佛现在大多数良图都开始随心所欲
发型发色都无所谓起来
只要带个单边眼镜就是张良了
我不否认确实有些画的很可爱,但可爱不代表不OOC
既然你已经打上了张良的标签,在没有标明自己私设(就算标明了最好也)还是按照原著来
建议好好看看官方图再来画画
对没错我就是要怼,来和我撕逼啊??

2017-08-19

【信良】霸道教授的娇俏学生

emmmm参与了一点点_(:з」∠)_在各位太太里我就是个废人

arc:

  这是一篇共计1w7k字的信良校园paro联文。



 @arc 



  那年张良六岁,隶属于苦大仇深打游戏总被喷的小学生阶级,是一位遵守三从四德五讲四美的共产主义接班人。



  他戴着明晃晃的袖标举着小红旗站在校门口,按照学校最高...

2017-08-09

【叶王】 寄春

lofter我真是drhjcdihfjjbvd
我直接全上链接总没有敏感词了!!!!!!!
链接在评论

https://m.weibo.cn/6258773708/4135032446801775

2017-07-30

【邦良】 轮回 (下)

拖了将近一个月终于写完了这个坑
下一篇会补之前的百粉点梗,应该会写叶王,肉的话....可能,大概,应该,会有,吧∠( ᐛ 」∠)_
最后竟然he了,真是感动

『仍愿抱着这份情无疑问』

情人节的时候下了今年的第一场雪。尽管大雪覆地但仍然阻止不了情侣的热情,街上店里依旧人来人往,虽然其中也不乏单身借酒消愁的存在。

比如现在坐在吧台前的两位。

“你知道吧,子房,女生的心思真的很难理解。”刘邦叹了口气,一口将杯中的酒灌下。

张良看着旁边这个刚分了手脸上却一点愁苦样都没有的人,无奈道:“得了,你分手不都家常便饭了么,再找一个不就好了,对你来说又不是什么难事。”

刘邦有些心不在焉,晃着刚被倒满的酒...

2017-07-16

【邦良】轮回(中)

参加百日邦良活动的文
但是之前那个太糊了
然后重发一下文本模式的

『青春仿佛因我爱你开始』

这是刘邦被外放的八年里第一次回到圣殿。

高层的老头子们看他不爽,他也懒得觍着脸往上巴结。想当年“圣殿之光”这个称号还是他们硬塞的,刘邦翻了个白眼,狠灌了一口酒。边疆物资匮乏,好酒更是难得,平时只敢稍稍呡一口。眼瞅着马上就入城了,刘邦这才放心地大口喝了起来。

城里因祭典热闹非凡,欢声笑语人声鼎沸,男女老少都谈论着圣殿里不世出的小天才——仅16岁就当上了圣殿主教,被誉为“天堂福音”。听到这里刘邦嗤了一声,想也知道是高层那帮糟老头子找的傀儡皇帝。

说归说,尽管他对这新上任的主教大人不感冒,但若不是这主教...

2017-07-12

【邦良】轮回 (上)

DAY 8
@#百日邦良#

*有辆破车,正文链接不行的话看评论
*ooc属于我
*无考究无考究无考究,瞎写,请勿认真。

『如果伤感比快乐更深,但愿我一样伴你行。』

这是入冬以来的第一场雪,仿佛是为了哀歌战争的壮烈。楚歌远远地传过来,如同风的呜咽。

张良撩开帐门,披上侍从取的来大裘,慢慢行了出去。刘邦的军帐就在旁边,还亮着暖黄的光,影子朦朦胧胧地透到帐上。他看了一会,甚至能想象出刘邦在案上排兵布阵,冥思苦想的样子,他再熟悉不过的样子。

然后他听到一阵声响。

刘邦只穿了中衣,从帐里出来的时候打了个寒颤:“子房,天这么冷,出来做什么,你身子弱,赶紧回帐里烤火。”说着要送他回帐。

“无妨,...

2017-06-08

百日邦良周贺

嗯,高考贺文(*°∀°)=3

弘季:

嘘,这是周贺,真的不是因为没有文人数来凑。


#百日邦良#:




情书【邦良】

子房

清晨醒来觉得甚是想你。

我想了很久要加什么形容词在你的名字前面,但好像好像所有的词都有关于“爱”。然后我还是选择了“子房”,就像我平常叫你的那样。

用这双已经如同枯树斑驳的手做这种年轻人做的事情,你大概会笑话我吧。但既然我们已白发苍苍,不把前半辈子没做过的事做一遍,到了天上又拿什么怀念呢。

我爱你,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。初中开学的第一天我看到躺在树上晒太阳的你,还是不熟的时候你分我的半块橡皮,又或者是相识之后每次打...

2017-06-07

【邦良】Evergreen

双向暗恋

“啧,头发长了好多。”张良捻着额前一缕头发,埋头在桌上堆着的大堆文件里。年末的阳光清冷明朗,悠然地撒在他单薄的背脊上,银白色的发在阳光的照耀下熠熠生辉。

刘邦从电脑后面探出头,跃跃欲试地说:“我帮你啊,剪头发我很拿手的。”

张良白了他一眼:“别闹,晚上就大年夜了我还得陪你在这加班就已经够惨了。”

本来和甲方谈的好好的,方案也已经确定下来了,结果临时又说要改,还得加急,不然这一单又要废了。刘邦听电话的时候语调温柔平缓说好好好马上办,脸上青筋都要爆出来了,挂了电话就是一句mmp,还不过瘾,拉着张良喷了好几个钟头才罢休。

提起这件事刘邦就来气,干脆直接转移话题:“等下弄完ppt去...

2017-05-25

嗯,大概是双方互相一见钟情...吧...
大概是没后续了(懒得死)
啊简直太短了,捂脸(/A\)

李白第一次遇到张良是在防御塔下。

看着那个白发黄衫,头顶着半残血条还悠闲在塔下站着的人,嘴角上扬:“嘿,虽然我不认识你,但是你的一血我就收下了。”将进酒跃至塔下正准备一个青莲剑歌帅气地收下人头,却不料被光链锁住动弹不得,眼睁睁看着防御塔炮弹打在自己身上血条哗哗地掉。

『FIRST  BLOOD』

“李白,良等你很久了。”

蓝光升起,塔下只剩李白一人,他倒在地上,脑海中回放着被击杀的影像。那人嘴唇开合咏唱出晦涩难懂的音节,周身的气流开始混乱,吹动他灰白的长发,手上厚重书本一翻便射出一...

2017-05-24
1 / 3

© 顾生 | Powered by LOFTER